Belief,信念






Belief,信念


2017/11/27,雨天,攝氏3


部落格最後一篇文章的日期停留在1119這一天是老德的生日然後隔天也就是1120日他得到醫院報到原來以為21日他就可以回家了,我們兩個呆頭鵝是真的這麼以為。


事實是我也一個星期沒進網路或是部落格,手邊的一切事務都被突來的震驚給打亂,必須停擺,而這一切對我來說也完全不重要。假如我想在臉書打卡,那麼我打卡的地點肯定都會在醫院,因為我的確都在醫院裡。


本來只是個一個普通大腸鏡的檢查,沒想到的接下來發生的一切讓我們處在極大的驚嚇之中。Shock,好幾天我都處在驚嚇之中,壓力底下。在那樣的震驚之下,甚至連悲傷都得退到一邊,因為我得先處理好內心裡的Shock


極度討厭醫院的我,無處可逃。大腸鏡檢查剛做完,連檢驗報告都還沒有出來,醫生只說看起來很糟,馬上接著安排CT(電腦斷層攝影(computed tomography)MRI(核磁共振攝影),又直接說要看有沒有轉移。這一連串的訊息如重量級拳王的力道,打得我鼻青臉腫,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不是化驗報告還沒出來嗎﹖醫生你幹嘛那麼篤定會是癌症,還談什麼遠端轉移﹖


老德吵著要馬上出院,跟小孩一樣。醫生為難,我也不肯。我跟他說,出院是好簡單的事,但是你還得做那麼多檢查,如果你出院,還得自己掛號想辦法約診,那要等多久﹖這都會扣掉你的生命值。說到底,我們都還沒來得及消化那瞬間到來的驚嚇。


什麼事情是最可怕的﹖我想最可怕的事是處在一種不確定的狀態裡。那種你知道情況不好,但是到底有多糟﹖如果很糟該怎麼辦﹖你該怎麼辦﹖我們處在那樣的狀態下,對我來說,這樣的狀況是最可怕的,剛開始的幾天我沒辦法思考,甚至連大哭都沒辦法,嗯,呆掉了,傻住了,思緒凍成冰河,思緒無法流動。然後呢﹖然後你該怎麼做﹖我在雨中開著車,我在半夜三點,我一直問自己。


外頭的天氣爛到新低點,下雨的攝氏4度,完全沒有日照可言的陰雨天。開始了每天去醫院的行程,腦中想的是好像1119日所寫下的文字恍如預言,開始有點想在身旁的事物中,也許我能察覺到老天想告訴我的蛛絲馬跡或是所謂的隱喻。哪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解決的呢﹖生跟死都只是時間的問題,或者說甚至連問題都不是,只是一種時間的長度。


我跟老德說,想那麼多幹嘛﹖你不是還活著嗎﹖不管狀況變得怎麼樣,現在想太多也沒有幫助啊。見招拆招吧,在最爛的狀況裡也是藏有幸運的,

Jedes pech versteck ein Glück.

不是都說禍中藏福嗎﹖樂觀正面點不會錯的。


而我自己呢﹖我在想些什麼﹖事實是我什麼都不想,我只是想把自己的情緒穩住,然後我會想把握生命裡的每一天,用力去愛,擁抱生命不管是他的還是我的。生命裡有太多的變化和考驗,我們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去浪費,若只是活在恐懼和消極的狀態裡,那真的好可惜啊。


法國哲學家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曾寫下:

「我的人生充滿了可怕的不幸...........而大部分都是從未發生的。」


事先考慮死亡就是事先考慮自由。誰學會了死亡,誰就是學會了不做奴隸。懂得死亡的道理可以幫助我們擺脫一切束縛和制約。那些證明了喪失生命並不是件壞事的人,肯定會坦誠自若的面對生活中的任何事情。



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怕太多事情,想的太多讓我會很累,因為接下來還得面對的是那些將發生在老德身上的化療、放療與開刀,我得儲存好勇氣和信念,穩穩的走好每一步才行。生命裡需要的不是虛假的自我欺騙,而是面對現實,把握當下,沒有什麼是真的來不及的。



只有在接近死亡的時候,你才會知道你有多愛一個人。
你甚至願意為他而死,也在所不惜。
我其實還沒有準備好一個人生活。
我知道我可以,可是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早。
我的世界逐漸崩塌,因為我是如此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