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Simple joy,簡單的喜悅

遇見感動



6Simple joy,簡單的喜悅




 




2013年初稿,德國)早晨起來,屋外仍是一片清冷,今天清晨的溫度比昨天的11度暖和些,然而未見陽光。我通常會等到溫度上升些,然後戴上厚厚的工作手套,拿著花園工具開始在庭院裡幹活。




 




前兩天先讓外頭請來的專業園丁把庭院中十多棵大小樹木修整過,因為樹木長得高大,不可能是個子不高的我所能處理的,再說這一部分的粗活需要很多的力氣與技巧,還得使用可怕的電動工具,像是馬力強大的電鋸,而且修整過後會有整卡車的樹幹落葉殘枝都得收拾乾淨,所以這樣的工作都得付錢讓人處理了。




 




經過四個工作人員的修剪,眼前這一大片的庭院看起來總算像是一個清爽宜人的庭院,不再像是那種荒煙蔓草叢生的原始森林譬如有種多刺野生的藤蔓植物,可以如惡龍一般的一路攀騰,而帶刺的藤蔓粗大的嚇人,那不會讓我想到童話裡的傑克魔豆,而像是亞馬遜中的大蟒蛇,總之非常的讓我不喜。




 




老實講,看著總算有點像樣的庭院時,我的心中真的鬆了一口氣,由於老德跟我因工作的關係,極少住在德國家中,偌大的庭院因此總是疏於打理照顧。這些日子以來,每一次從荷蘭回德國時,就會看到野草越長越高也越濃密,某些巨大的野草簡直可以寫入金氏紀錄。我從沒想過,本來只是個頭不到20公分的野花也可以長到一公尺高。




 




看到庭院如此的雜亂不堪,那種心理壓力是很大的。就算鄰居不曾抱怨,我自己感覺總是糗糗的。雖然附近的鄰居多少都能體諒我們長期不在家裡的狀況,然而我總是會擔心,鄰居多少也會私底下抱怨吧,但最主要的是連我自己都很受不了那有如野生叢林般的庭院。




 




園丁完成所付託的工作之後,剩下的就是我自己的事情了。除草、剪枝與施肥,或是種下新的花種球莖,那都得趁這短暫的十天裡做好。但是不管如何,經過園丁大部分的修整之後,剩下的工作對我來說,真的是已經輕鬆很多了。




 




在書房裡的一本藏書中,不知怎的,還夾著一張2003617日的超市收據,幾次看到卻都沒有丟棄。這張收據其實毫無任何特別的意義可言,而我也不是刻意要收藏這張再普通不過的廢紙。十幾年過去了,但這張有著歲月的收據卻始終安穩地躺在一本我喜愛的書裡。我沒有收藏癖,然而這張收據似乎跟我心裡有某種聯結,會勾起我一些很遙遠的感受與記憶。










看著收據上所購買的品項,當時恐怕自己也看不懂那些德文單字吧。那時德語還很爛的我站在超市買著陌生的食品,因為真正想念的食物根本買不到,譬如簡單的一塊板豆腐或是御飯糰,能買到的是法國起司或是德國麵包那些屬於展開新生活的記憶然後就在20036月是老德跟我搬進這間屋子的月份,搬進了這間我們自己買下的家。








這間屋子由於是最裡間的房子,順著地勢的關係,有著不算小的庭院,大約有七百平方公尺。庭院本身有著坡度,因此院中有斜坡和台階,整個庭院不是在同一個平面之上。這樣的庭院在視覺上固然具有一定的層次感,然而整理起來,真的是會要人半條命的,非常累人。









那時候不懂,初次看到這庭院時,是在2003年的五月,當時我們眼中只看到滿園的繁花綻放,一大片的水仙和鬱金香,就連玫瑰也開了,於是也沒考慮太多就買下了。








然而老德跟我是標準的城市人,基本上我們對於花園工作都沒有任何概念的,以為花都是時間到了就會開花,完全不需要任何的打裡照顧。當時的我並不知道藏在這萬紫千紅的背後,其實必需投入很多的時間、體力還有金錢,不然這些花草遲早會淹沒在野草之中,然後逐漸凋萎枯死,再說,庭院經過風吹雨打也會破敗不堪的。









然而我會後悔嗎?其實這個問題也不再有什麼意義。這十多年下來,其實我早就練出一身處變不驚而且吃苦耐勞耐操的本事。每次在庭院裡工作的時候,我會想像自己一定是命帶叢林格,八字裡肯定有很多的木跟土,要不然我的太陰一定也很旺,因為太陰本來就跟花草也有關啊,不然我怎麼一天到晚都得在這庭院裡剪樹拔草或挖土










如今在2017修改這篇文章的自己,深深的覺得,這個庭院所帶給我的不只是許多粗重的工作,更多時候所給予我的是一種放空與喜悅,那種面對生活裡的壓力和鬱悶時所需要的的放空時刻,還有就是看到花草之美的那種屬於生命力的喜悅。








常常是在跟雜草奮鬥了數個小時後,覺得疲累不堪,但是那樣的累純粹只是體力上的累,因為在心理上是感到滿意的那是一種很單純的成就感,高興自己又有了進展,然後夜裡也睡得也格外香甜,真正換得一夜好眠。生活裡的感動彷彿藏在花草之中,它們是我甘願在庭院裡坐牛做馬的理由,簡單的喜悅通常也最雋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