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About Garden,花草心事

遇見感動




21About Garden,花草心事











這幾日感覺自己走在一個深邃黑暗的隧道裡談不上怕就是感覺有種厭倦的念頭有點像是很想雙手一攤轉身離開賭桌的賭徒有人說過當你總是拿到爛牌也就不在乎輸贏了。尤其人生常常就像是一盤又一盤的賭局,想拿到張好牌也得看老天肯不肯慈悲,就是這樣的念頭吧,讓我覺得很累。那真的不是什麼難過啊或絕望這類的念頭,就是比較像是個任性的孩子,很不想再玩了,只想沉睡,誰都不想理、誰也叫不醒。








就當作是季節性的情緒變化吧,我努力的想要讓自己維持在一種理性與平和的狀態裡,而我其實也做的不錯。很久很久沒去翻看那些星座書或是排排塔羅牌,你相信命運嗎?我問自己也問你。梵文Karma,德語的Schicksal,還是英文的destiny,或是義大利文的destino,這幾個字在我舌尖上遊走著。我不太相信命運,但又有點相信它也許多少存在,但不管相信與否,我覺得也都不重要,畢竟生命這堂課總是得有始有終的念完,要有點責任感,情緒上的任性就是一陣子而已,像風像雨像四季,一陣子就好。








不太知道未來還會有那些事情等著我,不過人生本來就是一連串的變動和考驗,想抱住所習慣的一切不放,那是真的傻了,因為那只是會讓自己更辛苦而已。我確實有些累,也不勉強自己假裝不累,何必呢?我所要做的只是休息一下,然後繼續前行。遠方,有星辰微光,那就是我的目標了。








2014荷蘭初稿


對於花朵最早的記憶應該是來自於母親。在我的印象裡,母親會用空的克寧奶粉鐵罐這一類的容器,隨性種上一些花草植物。但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母親曾在院子裡種上一大片曇花,而那一大片曇花長得極好,花朵開得極其燦爛。








那時候的我,並不知道曇花只會在夜裡開的,我甚至也不知道,其實曇花的花期極短。那時候的自己,對於花花草草並不特別喜歡,因為我怕蟲子也會對某些花草過敏。只是當我有時晚上從外頭回到家中時,會看到一大片在黑夜裡默默綻放的潔白花朵,每朵花都開得跟碗公一樣大,散發出引人的幽香,讓晚歸的我也忍不住停下匆忙的腳步,駐足在花朵前仔細地端詳。








我從來不知道,母親怎麼能把曇花種得那麼好,儘管其它的植物她就種的不怎麼樣了。然而這麼美麗的曇花,後來還是因為家理的整修工程,突然間整片都不見了。而從那之後,我再也沒有看過曇花了。








後來我來到了德國,那是在一個春天,記得是四月吧,老德突然想要買房子,因為那時候老德的母親被醫生確診為癌末,這對他來講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不管這一對母子數十年來,彼此常常有太多的衝突與不和,但是對於自己的母親將死這樣的事實還是讓人驚愕不已。








當時的老德於是有個想法,他突然執意想買房子,然後把父母接過來一起住。那樣的心態有一點像是想對過去的遺憾做些彌補,或者可說是一種面對死亡的抗拒,本身是一種很衝動也不算理性的決定。老人都像是一棵老樹,樹根早就都盤根錯節的深深長在土裡,他們不喜歡任何的變動,只願意留在自己習慣的地方才會覺得安心。








於是老德跟我開始四處看房子,一間屋子有著很大的庭園,時值春天,滿園開著嬌嫩鮮豔的水仙與鬱金香。四月的微風吹過庭院裡的松樹,彷彿連樹木都在風中互相低語著。我們看著眼前這一片春暖花開的動人畫面,不禁深深地陶醉了,於是真的就買下這間屋子。然而當房子買了之後,老德的父母還是不願意搬過來跟我們同住。再過了幾個月之後,他的母親也走了。








回頭想想,那時候買下這房子的時間點,真的就是因為一時衝動,我的意思是,我們的生活形態其實不太需要買房子,因為老德的工作,我們其實根本很少在德國停留,總是在不同的國家之間擺盪。租間公寓其實才是明智的選擇,門一關上就可以直奔機場,重複一段又一段旅居異鄉的生活。再說老德跟我都是在城市裡長大的,對於花園工作其實一竅不通,毫無概念可言。老德就像是有兩隻左手的人,完全沒有園藝天分與興趣,分不清楚野草跟花朵的差別到底在哪裡。至於我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因為在那之前,我從沒有種過任何植物,還是一個對植物會過敏的城市人,就連泥土都很少碰過。








後來自己看著院子裡的花草樹木發呆,因為我突然明白,原來要維持一個花園的美麗是很不容易的。挖土、播種、澆水、施肥、除草、除蟲害、樹木修剪、草坪修剪,每一樣都得自己來,而每一項都需要很多的經驗跟體力,而這兩種都是我缺乏的。


不過傻人有傻福,很慶幸的是,隔壁的鄰居很熱心,只要我有疑問,她都會告訴我該怎麼做。於是我開始接觸了花園的工作,也親手種下了很多的玫瑰與薰衣草,水仙或是鬱金香,種下櫻花樹、櫻桃樹、蘋果樹和梨樹。









在那些日子裡,花園工作對我自己來說,有點像是自我療癒的方式。當時的自己常常遊走在情緒的天平上,遊走在對父母的思念與擔憂之中,而生活裡難免也有一些挫折和不如意。那時候只想努力的保持心態上的平衡,很怕一不小心就會被太多的情緒把自己給淹沒。常常是在早晨起床後,簡單的吃了一個人的早餐之後,接著就是戴著工作手套,拿起花園剪子就走進庭院裡工作。



在那些獨自做著花園工作的過程裡,原本焦躁的心思會逐漸地沉澱,感覺到自己的思路也變得清晰許多。就好像我會深刻地感受到,萬事萬物都有它的定律與道理在,只是自己不了解罷了。與其強求,不如學著放手。很多事情其實也不是真的那麼重要,因為太多的執著有時候對自己只是一種折磨。花開花謝都有它的韻律在,四季總是變遷交替,死亡本身事實上是另外一個開始,這是我在花園工作時,真切領悟到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