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The power of spring,春天的力量


遇見感動



18The power of spring,春天的力量




 




最近常告訴自己千萬不要讓自己沉溺在那許多負面的狀態中就算正經歷著真正冰天雪地的日子也別忘了春天總是會到來的人生裡沒有永遠的冬天或是永夜




 




這幾日戶外溫度總算回升,從那種夜裡零下十多度的溫度慢慢爬升到零度以上,然後四處的積雪開始慢慢融化,我看到庭院裡早春的花朵如雪鈴噹和番紅花竟然還完好如初,甚至開的更美更大。在那個當下,我內心湧上的是滿滿的喜悅與希望,還有那種只有春天才能賜與大地萬物的生命力與力量,一種很正面的啟發。這樣的感觸當然不只有今年此時此刻才遇到,而是特別在今年冬天,那樣的感動就特別深。




 




那天從醫院窗口望出去,我看到了鮮豔完好的巨大彩虹在遠方閃耀著,那又是一個驚喜和快樂,彷彿老天想讓告訴我一些什麼,又或者我特別容易被這些美好的景象所激勵吧,總之我覺得很好很棒,內心裡也更平靜與淡定,知道自己目前的方向應該是沒有錯的。




 




和老德坐在診間回答化療醫生的問題,醫生跟我們都有一種暫時如釋重負之感,因為第一階段的治療總算已經告一段落,而老德的狀況也逐漸好轉許多。根據另一個放療醫生的建議,老德應該得先休養八到十周之後再動手術。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喘口氣。放鬆一陣子。




 




醫生說,在等待開刀前這期間,如果老德狀況更好些,也許我們該考慮做個幾天的旅行,換個心情也很好。可不是嗎?過去每天除了周末之外,都是在醫院血液腫瘤科或放射治療中心報到,久了真的也讓人覺得好累。醫生的建議讓我們兩個都感到意外,有點像是一種指點,一種思維方式的轉換,總之很正面就是。這是春天的力量吧,帶來生命力與信心,我感受到了,謝謝你,春天。




 




2014荷蘭初稿


我不是一個善於記住日期的人然而有個日期在經過這麼多年之後卻從來沒有被我遺忘過那就是2001126,一個我真正永遠離開台灣的日子那曾是一段內心很掙扎的過程對我來講,從一個我習慣的環境裡出走,那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雖然我已經用了大概三年的時間讓自己不斷的做些心理準備但是當登機的日子就逼在眼前的時候內心裡的糾葛還是錯亂的讓人很難承受




 




這樣的出走代表自己真的要離開生養自己的父母、故鄉的土地和那些我一直那麼熟悉也習以為常的人事物。然而我沒有後悔的空間了,因為我是那種一旦做了選擇,就會往前繼續走的人,能夠讓我改變心意的人,大概也只有我自己。


老德當時曾說,不如他留在台灣,兩人開個店,這樣也可以。看著眼前這個深愛自己的德國工程師,我心裡很確定,太天真的他跟相當多慮的我,都不是開餐館或是經營小店的料。他把決定權丟给我,讓我自己去選擇,跟他一起離開台灣,或是讓他留在台灣,讓他離開他的專業與他的故鄉。我選擇了前者,而那樣的決定對於當時的我,其實是再清楚不過的事。那是經過很多考慮的結果,但更重要的是,我是跟著內心的直覺走。




 




我從來沒有刻意想過、或是特別去計畫什麼,像是執意離開自己習慣的家鄉,跑到一個不是講英文的歐洲國家去。不管是對於歐洲或是德國,我是真正的一無所知。緊握在手裡的,是一張台北飛往法蘭克福的單程機票。當我透過機艙的窗,看到台灣就這樣消失在雲層底下,眼裡的淚水還是流下來了。由於是夜航的飛機,身邊的老德已經熟睡,淚水在漆黑的機艙裡,從太平洋一路滴過西伯利亞上空、跨過聖母峰、飄過了裏海和黑海,一直到了德國上空才停住。




 




老德跟我首先在一個小鎮落腳,當時在德國,我們都不是有家有根的人,就連老德自己也是一樣,經過那麼多年不斷的旅行與工作,回到德國對他而言,同樣也是一個轉折點。他安排我進了語言學校,也我報名駕訓班,然後老德就得自己到新的工作地點報到。當時他必須先飛去印度,而我一個人則留在德國的陌生小鎮裡。我沒辦法跟他一起走,因為我拿的是台灣護照,而我的印度簽證最少得等上一個月。




 




那就像是人生電影裡的一幕孤單的場景,發現似乎不過是在轉眼之間、睡醒之後,自己突然就變成孤單的一個人,獨自在一個人口有八千萬的陌生國家裡,然而身邊連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我甚至連話都沒辦法講,因為我還不會講德文,而德國人其實也不太喜歡跟你用英文交談。我沒辦法看懂電視,因為所有電視頻道都是德語發音,就連好萊塢眾明星開口說話,嘴裡吐出的竟然也是德文配音,瑪丹娜講德文,布魯斯威利也說德文,一個完全沒有英文的世界。




 




那時候我跟三條狗窩在一個陌生的環境裡,心裡想的是,我是不是做錯了選擇?是不是從一開始我就做錯了?I  have nobodyonly myself,我沒有任何人,只有我自己。我甚至連走出門,想跑遠一點都不太敢,因為我看不懂路標又羞於問路,很怕自己就這樣迷失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裡,然後又找不到回家的路。


很奇怪吧,那樣膽怯的自己,竟然也這樣走過來了。德國的冬日很長,長到連在三月裡都還會飄雪。在整整一個漫長的冬日裡,我看著窗外連日飄落不斷的鵝絨大雪,感覺到的是一種巨大的虛無。然後戶外的積雪慢慢地消融,突然我看到在雪堆裡竟然有著美麗的顏色,有花朵藏在雪堆裡。那樣的驚喜是一種心靈的安慰,就像是一種來自大自然的啟發,感覺到那漫長的冬日終將結束,而春天的信息就這樣透過那些開在雪地裡的雪鈴噹和藏紅花傳達出來。




 




我走出屋外,走在早春的街頭,看著人們開始在屋外或是窗台上擺上了許多繽紛的復活節裝飾,有復活節的彩蛋、陶瓷的兔子或是淡黃的水仙。不管是哪一樣,都讓我覺得很開心。我不是天主教徒,但是我能感受到復活節裡的感動復活節象徵重生與希望有著春回大地的喜樂。彩蛋象徵著初春之際大地一切恢復生機,而兔子則是象徵多產和生命力。


我感謝大自然裡的四季也深愛著在嚴冬之後,那種經由早春所捎來的喜悅無論外頭的世界是多麼的喧亂不堪該留給自己心裡的那一方淨土與安寧你得真的靜下來才會感受得到無論如何,真的留點時間給自己,給自己多一點思考的時間,靜下來,思考,再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