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About the North Sea,關於北海

遇見感動




17About the North Sea關於北海











此刻坐在桌前的自己好想去海邊想去溫暖的南方想念太平洋想念那帶著海鹽味道的溫暖海風與氣息我真的想念。這一周德國特別冷,來自西伯利亞的寒流帶來日與夜都是零下的溫度早晨我看到的是零下八度,我想像著,踩在腳下的雪如同踩在沙灘上的沙,但透過靴子我感到的是乾冷清脆的冰雪,也想起冬季嚴寒的北海沙灘上,也曾覆蓋著霜雪的白。




 




每周七天,除了周末,我都會陪著老德去放射中心做放射線治療,陪著去是一種安心。老德說他可以自己去,但我還是堅持陪著他做每個療程。我告訴他,跟著他一起去放射中心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安慰,怎麼說呢?在那裏我會看到同樣也生病的人,我們彼此會互相對望,也許還會互相點頭微笑,因為我們知道彼此都不是因為感冒才來這裡,同樣的我們都深刻領悟到生與死的距離之間其實不是那麼遠,而是荒唐的近。




 




在那樣的片刻裡,我曉得我們兩個不是太寂寞,因為在這個潔白安靜的空間中,我會看到人們眼中同樣有的疲倦與堅持,哀傷與信念,然後我才能夠告訴自己,別管什麼叫做命運,也別問什麼叫做公平與不公平人生的際遇是無法互相比較的,面對它,接受它,放下它,盡自己的努力,然後有一天,會有那一天與那一刻,我會真正明白那過去許多我一直不能明白的事,我相信我會。




 




2014荷蘭初稿


在我的電腦桌右手邊有一個挺大的地球儀我偶爾會轉轉會手底下的地球,看著地球慢慢地滾動,然後我會回想自己到底曾經站在哪些海洋的面前曾經撫觸哪些不同的海洋甚至是嚐著它的味道這樣的念頭是很溫柔的就像早春裡帶著海鹽氣味的海風溫柔地輕觸自己的臉,冥想著那許多有關於存在的本質。




 




我是熱愛海洋的人毫無疑問我愛海洋的一望無際我更愛它的兼容並蓄對我來講世間最美的線條是海平面。簡簡單單一條無形的線清楚地劃分了天上與人間、出世與入世,而兩邊都是我最愛的顏色為了這樣的色彩就算是要我花上一生的時間去追尋我都甘願




 




你以為我是個浪漫的人嗎?告訴你我絕對不是相反的從某些角度來看我是一個冷漠而無趣的人我所有的浪漫在很多很多年以前都已經被命運的反覆無常折磨到屍骨無存。常常懷疑自己是處在崩潰的邊緣,因為要自己去承認自己對自己是如此的失望,那是一件很辛苦的事。




 




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比此刻更清楚,原來我最大的問題是我不喜歡自己。但是我必須學習喜歡自己,而學著喜歡自己,其實也不是一件那麼容易的事,因為那樣的自己其實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外在我所有的盔甲是一種信念,一種明白對於自己的今生必須負責的信念。




 




跟看這一段文字的你一樣,你可能也是個來自海島的人。對於海洋的眷戀,想必是從我在母親的子宮裡就開始了。台灣,一個位在太平洋上的孤獨島嶼,無論是從東南西北哪一個方向看起來,感覺上都是孤獨萬分。聰明的你,應該可以了解我的感受,政治上的灰色地帶,讓你我一直都很缺乏安全感。


Where is TaiwanDo you come from  China?」

台灣在哪裡你來自中國嗎




 




我說我來自台灣台灣不是中國。這樣的場景在我的生活中常常出現,但是如果你說福爾摩沙,Formosa,他們竟然都知道,啊,美麗的島嶼。那是一種很深沉的悲傷因為那個踏出故鄉海島的自己,必須常常面對台灣在國際地位上的弱勢與尷尬、憤怒與不平。然後才真正明白,原來自己面對的是一種雙重的失去感,對於自己的認同,還有就是關於故鄉的。




 




命運給了我一種類似遊牧民族的生活,我喜歡。命運把我帶出了海島,它把我放到了不同的環境裡,它甚至安排了另外的一種身分給我自己選擇。我從哪裡來?這已經不再是一個問題,因為就算你站在不同的海洋面前,最終還是會明白,海洋其實就是海洋,人生其實就是這樣,名字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在這一刻,你的確努力的想走好並走完自己的人生。


在台灣的時候,眼裡看到的是太平洋的美麗,在印度的時候,我面對的是古老的印度洋。然後在越南的時候,我看到的是熟悉的南海,而那些住在委內瑞拉的日子裡,我看到的則是熱情的加勒比海。最後這我來到北海,不論是在英國還是在荷蘭,兩者相隔著一個在我眼裡最有個性的海洋,北海。




 




北海是冷漠的,即使是在中歐短暫的夏日裡,它的溫度都還是低於攝氏18度。這一年多來,我常常會去北海邊走走看看,不只是散步放空,更多的時候我會扛著腳架,站在海邊不斷地嘗試,努力的想要捕捉那些有關於北海的美麗。對我來講,北海是我的攝影啟蒙老師,它告訴我,關於顏色的溫度和色彩的魔性。同樣的日出日落,隨著季節與氣候的變換,竟然會有那麼多讓人讚嘆的面貌。




 




經常就是在那些守在海邊,按下快門的時候,我會很感動,很感動自己能有這樣的機運,站在那麼壯麗卻又冷酷的北海面前。不需要太多假裝的溫柔,我需要的只是一種知心的等候。關於海洋,是一種真正雋永的幸福,即使海浪沖走了我腳下的足跡,但是在那樣一個永恆的當下裡,我確定自己是真正的快樂,因為此刻的存在而感到幸福,而那樣的幸福感受,會永遠地留在我的記憶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