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About swans,關於天鵝

遇見感動



14About swans,關於天鵝





 




早晨從醫院出來,在昏暗的天色裡,我看到幾隻野鴨從眼前飛過。突然想起那些還在荷蘭的日子,不過也只是四年前的事吧,怎麼倒開始有種浮生若夢之感?這幾年是怎麼過去的?怎麼時間會過得那麼快呢?荷蘭少有森林,只有一片又一片的田野,地平線隨處可見。德國則是難見到地平線,看得到是線條平緩的丘陵山脈與森林,野生動物都藏在森林的深處,像是鹿和野兔都很難見到了。




 




這幾日心情有所起伏,但基本上還算平靜,我告訴自己,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變過,會有所改變的只是自己的心態而已。不要因為外在的人事物而影響到自己的心情。你遇到的事情難道還不夠多嗎?真的沒有多餘的時間與精力為愚蠢的人事物生氣,就是越遇到狀況就更要保持腦袋的冷靜,這應該會是我一整年都得面對的挑戰吧。深呼吸一口氣,加油,一定要繼續加油,我告訴自己。




 




「黑洞並不像看起來那麼黑,更不是以前我們想像中的絕望監獄。物質可以從黑洞中逃出去,還可能穿越到另外一個宇宙。如果你覺得自己處於憂鬱的黑洞中,不要放棄,總會找到出去的路。」


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




 




2014,荷蘭初稿)從前還在台灣的時候,記憶中並沒沒看過天鵝,也許是當時並沒有特別留意吧。台灣當然有天鵝,但是當時我的生活都在都市裡,過著每天上下班的生活,因此想要看到天鵝恐怕機會也不多。


我是在城市裡長大的小孩,台北出生,除了七歲之前是跟外婆住在台南鄉下之外,七歲之後就被父親帶回台中了。然後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就都是在學校、書本、職場與城市裡打轉。白天是被工作忙得要死,晚上是被男朋友煩得要死,就連假日都會被自己氣得要死,反正天鵝喔,對我來講,是一個幾乎只在國家地理頻道裡才會用心去看到的名詞。




 




只是我從沒想到,如今的自己變是天鵝這個動物的頭號粉絲,或者更應該這麼說,是天鵝開啟了我拍攝生態照片的樂趣。也是因為(當時)住在南部荷蘭鄉間,房子本身曾是個老農莊,就坐落在田野之間,雖然靜僻了些,但環境算是很清幽,我相當喜歡,我常在田野之間常有機會看到野生動物,像是野兔或是鹿,當然也包括天鵝。




 




只要我走出門去,天鵝的蹤跡並不難發現,因為這附近大多都是田野和濕地,也有區域被劃為自然保護區。有水的地方就能看到水禽,像是綠頭鴨或是灰鷺,當然也有海鷗,因為離北海也不過四公里。但我最愛看的還是天鵝,牠們總是一對一對的棲息在田野上,不然就是悠遊在水面上,或穿梭在運河之間,有時候天鵝甚至會從我頭上飛過,那麼一大隻,可以說是水禽中的波音747。天鵝最有趣的地方是,在水面上牠們看起來好優雅,可是如果行走在田野上,那優雅之感就完全褪去,而是有些笨拙了。天鵝飛翔的樣子,其實也是很逗趣的畫面,總之稱不上靈巧,我常覺得,天鵝就好像是水禽家族裡的波音七四七。




 




但天鵝最吸引我的理由是牠們的天性,天鵝真的是很家庭的動物,而且絕對是一夫一妻制,難怪天鵝常代表著愛情中的濃情蜜意,或是對伴侶感情的堅貞。天鵝總是一對一對的出現,不然就是全家福的畫面,天鵝爸媽帶著天鵝寶寶,天鵝爸媽總是一前一後的保護著自己的孩子。




 




透過天鵝的帶領,牠們讓我感受到水禽世界裡的美麗與忠貞。為了捕捉心裡想要的畫面,我曾經在雪地上、河川旁、甚至得馬上路邊停車,走進田裡好拍攝牠們美麗的身影。我所看到的天鵝,真的都是雙雙對對的,就算是一群天鵝,你也能分得出來,哪兩隻各自是伴侶。如果我鬼鬼祟祟地接近其中的一隻,另外一隻一定會趕過來要保護對方。


你很難想像,天鵝其實是一種很深情、也很執著的動物,牠們甚至比人類還要癡情。天鵝的壽命平均是二十年左右,有些甚至長達三十五年以上如果是人工豢養的天鵝活到五十歲也不是問題天鵝性成熟大約需要三到四年,這在鳥類中算是比較長的。牠們是一夫一妻制,相伴終生。求偶的行為豐富,雌雄會趨於一致的做出相同的動作,而且還會體貼地互相梳理對方的羽毛。




 




天鵝也是很愛家的動物牠們大多以家庭為單位結伴活動,以小家庭結伴共同撫養後代。天鵝夫婦終生廝守,對後代也十分負責。為了保衛自己的巢、卵和幼雛,牠們會跟外來動物譬如說是狐狸做殊死搏鬥這樣的精神其實很多人類都比不上


前一陣子曾看到一篇報導,說是美國紐約州打算發出懸賞令,鼓勵民眾獵殺疣鼻天鵝官方說法是因為這種天鵝破壞環境,還會攻擊人類,甚至威脅飛安,因此打算向州內2200隻疣鼻天鵝宣戰。在我眼裡這是非常可笑與愚蠢至極的手段完全顯示了人類的無知與自大自私與冷血




 




果然關於紐約州要獵殺疣鼻天鵝,遭到不少動保團體反對,因為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人類被疣鼻天鵝重傷的紀錄在聯合國慕尼黑大自然保護公約裡甚至是將天鵝列入保育類動物。牠們就算有時比較會有攻擊性,也只是在保護小天鵝或是自己的巢穴才會顯現你不惹牠牠根本躲人類躲得遠遠的再說紐約州有2000萬人口,竟然要怕2200隻天鵝?還打算要將牠們趕盡殺絕,這樣的無知簡直讓人感到憤怒與不可思議




 




在中國甚至有一條跨越湖南新化、新邵、隆回三縣的千年鳥道」。當時序進入了秋天,成群的候鳥包括天鵝會從北方起飛,經由東、中、西三路分別飛往中國南部地區越冬。鳥類是一種遵循習慣的族群,第一群鳥飛過的路,延續到後來的千百代也不會偏離這真的是屬於大自然裡最美麗的畫面之一一種讓人驚嘆的神奇。


只是現在這條千年鳥道」,幾乎已經變成是一條「死亡通道」,因為人類會守在這些地區開始大規模撲殺候鳥的行為。冷血又貪婪的人們用獵槍、鳥銃、竹竿、大網等待候鳥飛來。野蠻的人們射殺候鳥、活捉候鳥、買賣候鳥,或者乾脆吃掉牠們。於是能夠平安飛過叢山峻嶺的候鳥變得越來越少,想到這樣的畫面真的讓人很傷心。




 




每到秋天的時候,不管我人是在德國還是荷蘭,大約都是在九月底或是十月初吧,我會先聽到從天際間傳來一陣不尋常的鳴叫聲,然後我會看到成百成千的候鳥以優美的人字形排列,像是遠方有所指引似的,整列浩浩蕩蕩的往溫暖的國度飛去。常常就是在那一個當下,我會很感動,很感動自己能有這樣的幸福,能夠看到這樣壯麗的畫面,看著牠們逐漸消失在遠方天際,心裡也期望牠們能夠順利找到一塊水草肥美的過境之地。


希望你們都能平安抵達,那些你們想要到達的地方,沒有貪婪與屠殺,而是和平的共處,我真心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