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tupid insist,傻氣的堅持

遇見感動


7Stupid insist,傻氣的堅持 








一生裡總會做一些傻事,有著一些傻氣的堅持,通常那是因為你我的內心裡都住著一個孩子,而只有這個心中的孩子才會有這樣的天真與任性,讓你我有勇氣做些毫不在乎CP值、把投資報酬率扔在一邊的傻事。在那許多看似傻氣的背後,其實是需要勇氣和堅持的,或者是一種對自己的承諾,相信自己可以相信自己願意為這樣的傻氣付出不會覺得可惜或是後悔。我們通常會為那些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所感動,但可否曾想過,是否你曾因為自己而感動過﹖









可以想見的是,通常你我心中的這個孩子一直是熟睡的。








2013初稿,德國)整整兩周我跳出日常生活的常軌,每天就是在庭院裡摸著泥土、剪枝拔草的忙個不停,無意中也讓自己遠離電腦與網路,等於從數位世界裡出走兩周,也讓自己放空了兩周。這樣的感覺是好的,因為我常常會害怕,一不小心就讓自己的思考模式陷入僵化的狀態裡,或者該說是一種沉迷。








人都是一種習慣的動物,這樣的特質在我身上又更明顯。隨著歲月流逝,被習慣牽著走的這種「不自覺」似乎只有正增強,而沒有變弱的趨向。








早晨起來我會看著鏡中的自己,然後覺得鏡中的人其實不是那麼像自己,感覺上似乎又老了些。初老初老,這「初老」兩個字是讓人很驚心的。不論自己突然因此憤然轉身,不想再看那個陌生的鏡中人,但是那樣的衝擊還是存在著,而且會在夢裡纏著自己不放。








這一年多以來,因為都不住在德國的家裡,所以那些庭院工作也就停滯了大半年。那天我站在雜草灌木生長的雜亂又茂密的庭院小徑之前,茫然的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工作。








真的是頭一次,我就這樣站在庭院裡發呆,感覺莫大的壓力,覺得自己像是一隻小螞蟻,不可能獨自搬移一座山,就算眼前是一座糖山也一樣。我頹然的放下手上的刀剪工具,轉身走回屋內,只想逃避眼前的壓力,想要忘掉面對龐大雜亂之後的茫然。








後來園丁來了,他們做完主要的粗活,而我自己總算也進入狀況,開始了每天都在庭院工作的生活步調。那時的自己,心裡沒有什麼雜念,就只是專心的想要趕上自己心中預設的進度。如果說我是從早做到晚,那其實並不誇張,不過我的體力跟不上腦袋裡的進度表。每天在收工之後,通常是傍晚了,覺得自己累得像條狗。








「體力怎麼會變得這麼差呢?」


我會忍不住的一直問自己。然後疲倦的癱坐在椅子上,而我的腳邊還有一隻已經等了我一整天,想要出門散步的老狗。老狗不懂我的累,牠固執的捍衛著,作為一條狗,每天應該都要出門散步的神聖權利。








其實要騙騙這隻老狗也不難,甚至可以乾脆對牠大小聲,叫牠別煩我了!那麼牠就會帶著哀怨的眼神走開,然後躲在某個陰暗的角落裡,用非常哀傷的眼神、無聲的譴責牠那不能實現承諾的主子。我於是會想,假如每天散步對肥狗來說,是一件那麼快樂的事,我又如何能忍心剝奪牠快樂的權利。於是我會開始自我催眠,








「你能的,出去走走吧。」就算說我的兩條腿其實已經不像是我自己的。








當我再度走在那些應該熟悉的街道上,對我來說,卻有一種奇怪的感覺,曾幾何時,不過只是一年多的時間,我不住在這裡,然而本該熟悉的街景竟然讓人覺得有些陌生了。我看著樹葉緩緩地飄落,踩在一地劈啪作響的落葉之上,有著一種好像自己也才剛到這個地方的錯覺,非常的不真實,雖然我確確實實已經在這個城市住了很多很多年了。








走在傍晚無人的路上,看著街道兩邊那些既熟悉卻又陌生的風景,感覺像是又看到那個鏡中的陌生人。這感覺已經不屬於傷感的範圍,而是學習接受那樣的現實,就是不論那些過去的日子到底是如何消失了,而所剩下的時間一直在變少,每一天好像都是最後一天。而自己到底要如何面對未來的歲月,會想要用哪樣的方式去成就自己心中的夢想呢﹖不管那樣的夢想到底帶著多麼愚蠢的傻氣,或者是毫不切實際。然而我幾乎能確定的是,一個沒有任何夢想或是堅持的人生是很可怕的,那樣的生活我並不想要。








沒有答案,我不知道答案,因為我還在尋找,尋找那藏在生命裡的聖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