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housands miles of flying ,雁行千里

遇見感動




3Thousands miles of flying ,雁行千里







離開舒適圈(Comfort zone)是需要勇氣的,而生命的厚度只能靠你我自己去追求與完成,那不是別人能夠贈送給你,或者是單憑金錢就能購買得到。如果凡事來得太容易,通常那樣的自己不會真得懂得珍惜。於是某種失去或是許多的失去將有如一枚震撼彈,逼迫你我離開那樣原本美好的舒適圈,而就在那樣的一個當下,另一個成長的機會於是開始,所有的失去通常也代表著另一種獲得,而這樣的經驗也是一個只有自己才會懂的感動了。








在還沒有來到荷蘭之前,我從沒有機會近距離欣賞到成群野雁展翅的壯觀畫面與震撼。事實上也是來到荷蘭之後,我才開始進入單眼攝影的世界,真正著迷於鏡頭底下的千變萬化。









每一次的練習與嘗試,對我來說,都是一種與內心自我對話的方式,一種真正的放空。








回想起那個春天,當厚厚的積雪逐漸融化,變成了雪水,流進了田野的泥土中,與溪流相會,滋養了大地萬物,草木莊稼開始冒出新綠,這一切都將讓之後會棲息在田野上的上百成千的野生雁鴨得以存活,翱遊在自由的天地之間,彷彿是四季中最美的一段交響曲。









在成群野雁還沒遠行之前的日子裡,我常常會開著車四處尋找野生雁鴨的棲息地。這些野生雁鴨都是逐水草而居的,就像遊牧民族一樣,哪邊有食物就往那裡飛去。









我總是驚訝於牠們這樣的天生本能,能夠在如此寬闊的天地間,找到一塊水草豐美的土地。










你看過成群的野雁飛過天際嗎?對我來說,那真的是最美的一種符號與線條一種完全出自於動物本能的天分。當雁群在天空中飛翔的時候,牠們總是會排成人字陣或是一字斜線般的飛翔著,而且牠們會彼此用熱情的叫喊聲互相鼓勵,就像是吶喊著,

加油我們繼續飛吧

如此的畫面總是讓我很感動大地萬物之美,那樣的片刻總是讓我感受到生命的美好與幸運,會從內心深深地感到知足與謙卑。









在侯鳥的飛行中藏有許多來自大自然的奧妙,譬如說,當一隻野雁不小心脫隊的時候,牠會警覺到獨自飛行時的遲緩與吃力,於是這隻脫隊的雁,會很快的回到隊伍中,繼續跟著雁群一起飛行下去。








或者是,當領隊的野雁疲倦了,這時牠會退到側翼,而另一隻野雁則會主動地接替飛在隊形的最前端。沒有人能知道,為什麼牠們會有這樣本能的反應,然而藏在大自然裡萬千的秘密,又豈是自大的人類所能全部瞭解的呢?








據說,在雁群長途的飛行中,如果有一隻野雁生病了,或是因為遭到人類的槍擊而受傷,無法繼續再飛的時候,那麼會有另外兩隻野雁離開飛行的雁群,跟隨著這隻受傷的雁,幫助牠並保護牠。牠們會跟著那隻被攻擊而落下的野雁降落到地面,直到受傷的野雁能夠繼續再飛或者是死亡。只有在那個時候,另外兩隻陪伴的野雁才會離去,加入另外一群飛過的野雁,好趕上牠們原來的隊伍。








當我遠遠看到野鴨雁群在田野間棲息之時,於是我會在遠處停下車,然後小心的向雁群靠近。然而這些野生的雁鴨警覺性很高,通常我也不可能有那樣的機會靠得太近。動物們會有自己的一個安全距離,一旦超過那個距離,其中會有一隻開始緊張的呱噪起來,然後就是整批開始大聲互相鳴叫警告著,接著整群鴨雁就是開始往遠離我的方向移動,終致成群奮力在瞬間飛離,獨留那沒長翅膀的我,呆呆地看著牠們逐漸消失在天際。








總是在這個時候,我看著一大群又一大群的野生雁鴨從眼前飛過,由衷感受到那種屬於飛行的美好與奧妙。我獨自站在遼闊的田野之間,看著四周的景象。時序應該是三月底吧,田野上還沒看不到農作物。









冬季的雪水變成了泥濘的濕地,然而草木是蒼翠的,嫩芽開始在樹枝上綻放,等待著即將到來的春天。空氣中有著草腥味,天空是蔚藍的,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啊。








這幾天常會想起這句話,是Robert  Capa曾經說過的,


If your picture isn't good enough, you're not close enough.


如果你的照片不夠好,那是因為你不夠靠近。



這兩句話,我想我會一直放在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