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










日記


其實寫日記對我來講
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尤其是在網路上寫一些心裡事
那種感覺就像是解剖課
自己將自己細細剖開
把自己當成大體
好與不好其實早已經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有那樣的領悟
想要在自己有天在臨死之前
發現自己原來還真的是有活過一遭
沒有白活
這應該就是最好的句點了